VOL.542 世上另一个我(萨拉·帕坎南)

VOL.542 世上另一个我(萨拉·帕坎南)

(美)萨拉·帕坎南/文   胡绯/ 译 两个小时以后,我坐到了沙发里,身上暖暖地裹着浴袍,膝盖上还放着半碗鸡肉面汤。曼特在我的食品柜里找到了一个罐头——这大概是食品柜里唯一的东西了——加热过后看着我吃掉了每一勺。尽管面汤的气味并不好闻,我还是尽量咽了下去,免得曼特不高兴。他还让我洗了一个澡,而且打开了百叶窗。我睡着的时候窗外下了雪;街道上倒是干干净净,但树梢还稍稍缀着一些花边。冷冷的明亮阳光是个明确的提示:现在是中午。...

VOL.541《父亲的死》周国平

VOL.541《父亲的死》周国平

周国平/文 一个人无论多大年龄上没有了父母,他都成了孤儿。他走入这个世界的门户,他走出这个世界的屏障,都随之塌陷了。父母在,他的来路是眉目清楚的,他的去路则被遮掩着。父母不在了,他的来路就变得模糊,他的去路反而敞开了。 我的这个感觉,是在父亲死后忽然产生的。我说忽然,因为父亲活着时,我丝毫没有意识到父亲的存在对于我有什么重要。从少年时代起,我和父亲的关系就有点疏远。那时候家里子女多,负担重,父亲心情不好,常发脾气。...

VOL.540《假如丈夫有外遇》亦舒

VOL.540《假如丈夫有外遇》亦舒

亦舒/文 那一日无线电视的妇女节目要讨论一个问题。问的是:假如丈夫有了外遇,你会怎么样?他们问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当时的感觉是颇为震惊的,因为我实实在在,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给他们一问,不禁想了起来,真的,会怎么样呢? 我想我大概会哭得很厉害,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但是我决不会找那个女人大闹一顿,我甚至不想见那个女人。她必然也有苦衷,她必然也很痛苦。 哭完以后,还是要面对现实,如果丈夫要离婚,便也只好离婚,伤心是不用讲的...

VOL.539 孤独地走向未来(贾平凹)

VOL.539 孤独地走向未来(贾平凹)

贾平凹/文 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真正的孤独者不言孤独,偶尔作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 弱者都是群居着,所以有芸芸众生。弱者奋斗的目的是转化为强者,像蛹向蛾的转化,但一旦转化成功了,就失去了原本满足和享受欲望的要求。国王是这样,名人是这样,巨富们的挣钱成了一种职业,种猪们的配种更不是为了爱情。 我见过相当多的郁郁寡欢者,也见过一些把皮肤和毛发弄...

VOL.538《背影》 朱自清

VOL.538《背影》 朱自清

朱自清/文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

VOL.537 旅+游=旅游? (谢容颖)

VOL.537 旅+游=旅游? (谢容颖)

谢容颖/文 一 旅+游=旅游? 从前,一个”旅”字,一个”游”字,总是单独使用,凝聚着离家的悲愁。”山晓旅人去,天高秋气悲”。”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孑然一身,隐入苍茫自然,真有说不出的凄凉。 另一方面,庄子”游于壕梁之上”,李白”一生好入名山游”,”游”字又给人一种逍遥自在的感觉。 也许,这两种体验的交织,正是人生羁旅的真实境遇。我们远离了家、亲...

VOL.536 何处不相逢 (罗兰)

VOL.536 何处不相逢 (罗兰)

罗兰/文 有一句俗话说,人生何处不相逢。有时我们觉得这个世界很大,人与人间的聚合须靠着难得的运气或机缘。没有缘的,一生一世也未必见得到一次面。可是,也有时候,我们会觉得这个世界很小。碰来碰去都是熟人。本来彼此不认识的,谈了一阵之后,还可能会发现。 ——啊!原来你和某某人认识啊!或者还会发现,彼此竟然是亲戚。于是,大家会又感叹又欣慰地说:这个世界太小了! 不管这世界是大还是小,人与人的遇合总是很难预料的。也许有那朝思暮想...

VOL.535 朋友 (贾平凹)

VOL.535 朋友 (贾平凹)

贾平凹/文 朋友是磁石吸来的铁片儿、钉子。锣丝帽和小别针,只要愿意,从俗世上的任何尘土里都能吸来。现在,街上的小青年有江湖义气,喜欢把朋友的关系叫“铁哥们”,第一次听到这么说,以为是铁焊了那种牢不可破,但一想,磁石吸的就是关于铁的东西呀。这些东西,有的用力甩甩就掉了,有的怎么也甩不掉,可你没了磁性它们就全没有喽!昨天夜里,端了盆热水在凉台上洗脚,天上一个月亮,盆水里也有一个月亮,突然想到这就是朋友么。 我在乡下的时候...

VOL.534 除夕情怀 (冯骥才)

VOL.534 除夕情怀 (冯骥才)

冯骥才/文 除夕是一年最后一天,最后一个夜晚,是一岁中剩余的一点短暂的时光。时光是留不住的,不管我们怎么珍惜它,它还是一天天在我们的身边烟消云散。古人不是说过:“黄金易得,韶光难留”吗?所以在这一年最后的夜晚,要用“守岁”——也就是不睡觉,眼巴巴守着它,来对上天恩赐的岁月时光以及眼前这段珍贵的生命时间表示深切的留恋。 除夕是中国人最具生命情感的日子。所以此时此刻一定要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团聚一起。首先是生养自己的父母...

VOL.533 一个故事(来源于网络)

VOL.533 一个故事(来源于网络)

1、 小白兔有一家糖果铺,小老虎有一个冰淇淋机。兔妈妈告诉小白兔,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呐,就给一颗糖他。小白兔喜欢上了小老虎,那么那么喜欢,忍不住就把整个店子送给了他。回家后兔妈妈问她,那小老虎喜欢你吗。小白兔直点头,妈妈说,那他为什么不给你吃个冰淇淋呢。 2、 小白兔说,他是要给我来着,我说我不爱吃。兔妈妈说,那你真的不爱吃吗,有七种口味呢,巧克力味道的里面还有你最爱吃的杏仁啊。小白兔用脚划拉着地板,喃喃的说,其实我也...

VOL.532 守望的天使(三毛)

VOL.532 守望的天使(三毛)

文 / 三毛 耶诞节前几日,邻居的孩子拿了一个硬纸做成的天使来送我。 “这是假的,世界上没有天使,只好用纸做。”汤米把手臂扳住我的短木门,在花园外跟我谈话。 “其实,天使这种东西是有的,我就有两个。”我对孩子夹夹眼睛认真的说。 “在哪里?”汤米疑惑好奇的仰起头来问我。 “现在是看不见了,如果你早认识我几年,我还跟他们住在一起呢!”我拉拉孩子的头发。 “在哪里?他们现在在哪里?”汤米热烈的追问着。“在那边,那颗星的下面住着他们。” “真的,...

VOL.531 家 (周国平)

VOL.531 家 (周国平)

周国平/文 如果把人生譬作一种漂流——它确实是的,对于有些人来说是漂过许多地方,对于所有人来说是漂过岁月之河–那么,家是什么呢? 一  家是一只船 南方水乡,我在湖上荡舟。迎面驶来一只渔船,船上炊烟袅袅。当船靠近时,我闻到了 饭菜的香味,听到了孩子的嬉笑。这时我恍然悟到,船就是渔民的家。 以船为家,不是太动荡了吗?可是,我亲眼看到渔民们安之若素,举止泰然,而船虽小,食住器具,一应俱全,也确实是个家。 于是我转念想,对于我...